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博客

期待一個更好的心理健康系統

Leave a comment

Sad woman waiting someone who is late

由陳茂全博士撰寫
大部分精神科的治療人員都會對某些服務過的個案留下深刻印象。 他們會改變你對心理健康及醫療系統的看法, 同時也會是一種動力,鼓勵你繼續留在這個崗位,給他們一個更好的照護環境。
我第一次遇見她是當我在社區醫院的精神科門診做臨床社工時。 她是一個剛出現早期精神病症狀的新病人。 她在一群不會說英語的新移民病人中很突出。她是常春藤大學的學生,對藝術和建築充滿熱情。
二十多年之後, 我在診所再次遇見她。 她已經是一個頭髮灰白的中年婦女。 她説話紊亂,情緒也不穩定。 當她聽到腦中那些經常批評她的聲音,就會很生氣。她認為那些在街上從她身邊經過的人要傷害她,她為此困惑及感到驚嚇。 她甚至不相信她的家人。 當她心煩意亂的時候, 她就會歇斯底里地哭和叫喊。 她抱怨不能找到一個安靜的地方居住。這種邪惡的精神病已經吞噬了那個曾經活潑的年輕女孩。
當我仔細地聆聽她的故事時, 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她對學習藝術和建築的那份熱情仍在。 實際上,在過去的二十年裏她在校園和圖書館遊蕩, 她繼續絕望地追求她的夢想 , 而整個世界只把她當成一個精神錯亂的人。
就像我們所有人一樣, 大部分精神病的受害者也有他們想追求的夢想。 由於疾病對他們的大腦造成負面影響 ,追求夢想對他們來説是極爲艱巨的挑戰,而我們大家只是冷漠地旁觀。我曾經見過一個精神科醫生,他跟我說關於他自己在年輕的時候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的故事。我們有時會看到精神分裂病人成功的例子,但是大多數精神病的受害者只會被社會遺忘。 在美國,一百萬個患有嚴重心理障礙的人士甚至得不到治療。 我們這個社會繼續讓病人關在拘留所和監獄,或者讓他們流連街道角落或者死在醫院的太平間? 我們需要做得更好。
這個國家爲了沒有好好照顧上百萬的精神病人已經付出巨大人力和經濟代價。 我們需要更好的科學研究與知識去瞭解並治療精神病。 我們需要正確的態度對待那些受到精神病折磨的人。作爲一個精神病臨床社工,每天看著病人進進出出, 我已無法分辨精神病和人生的苦難。舉例來説,一個受盡暴力虐待的婦女的重度抑鬱症,只是一個病嗎?我們用最好的藥物去治療她的抑鬱症狀,是足夠了嗎?那她繼續遭受暴力又怎麽辦呢 ?
我深信我們需要一個全面性的心理醫療系統和專業團隊,去照顧病人各方面需要。這是一個我和我的團隊致力追求的精神醫療系統。
本文是由陳茂全博士撰寫。 陳茂全博士持有紐約州執照的註冊臨床社工。 同時, 他亦是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心理健康部橋樑計劃主任。 橋樑計劃是一個獲得國家認證, 通過將心理健康與基本醫療結合的全面性醫療服務模式。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