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專業實力:認識我們兒科的閲讀團隊

在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我們的項目籌劃人員的主要工作是為就診者提供支持及預防醫療護理服務。他們中有很多人都是參與制定和實施有效的教育和疾病預防計劃,以幫助就診者瞭解如何保持自己及家人的身體健康。在這個系列專題裏,你會認識我們的工作人員以及瞭解他們是如何加倍努力地工作,以滿足我們社區的需求。

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兒科部的看診室備有兒童書籍,讓家長及孩子在等候兒科醫生時閲讀。我們收藏的全新圖書是給我們的6歲以下的兒童就診者在常規檢查後後帶回家閲讀。而這些贈閲的圖書都是來自兒童閲讀計劃Reach Out and Read。這是一個全美國閲讀計劃,兒科醫生為家長特別介紹合適孩子的圖書,幫助培養及建立兒童早期閲讀能力。

歐瑞蓮醫生是醫療中心曼哈頓兒科部主任。她於2001年4月將兒童閲讀計劃Reach Out and Read 引入醫療中心。歐醫生表示:「在醫療中心設有閲讀計劃的好處在於,我們能向平時不去圖書館或不方便去的家庭推廣閲讀,讓他們在醫療中心時就能有機會閲讀圖書。醫生會告訴家長,閲讀與健康飲食對於孩子來説同樣重要。即使是在兒童成長的早期階段,閲讀能加強親子關係,並促進語言發展。」

當孩子一出生就給他閲讀能有助他們發展早期語言能力,為上學做好準備。兒童在閲讀過程中能學到詞彙以及概念,例如數字、數數、顔色、對比以及講故事。然而,有些家庭可能沒有資訊、資源或者時間去介紹這些圖書,引發對話或與孩子建立親密關係。

ROR2計劃助理Kevin Li 在一個萬聖節活動中為孩子們讀書,讓他們知道閲讀是沒什麽值得可怕的

兒科部的計劃助理Kevin Li解釋道:「社會經濟地位較低的家庭的孩子從他們父母那裏學到的詞彙較少。父母或祖父母可能在工作,沒有時間和孩子聊天,只能讓孩子使用有屏幕的電子產品。」另外,對於有些不諳英語的父母以及照顧者,給孩子閲讀英文版的圖書顯然有些困難。

為鼓勵更多家長可以給孩子讀故事書,兒科部團隊以及義工們在本醫療中心舉辦一些閲讀活動。Kevin說到:「給孩子們讀故事書的義工們可能讓父母發現一些平常在家裏沒看見的事,而且是孩子非常享受做的事情。」Kevin根據自己小時候的經歷,為小讀者設計一些有創意的活動,令閲讀變得與生活相關,而且有趣。他曾經在一個活動中給孩子們讀一本講述種植蔬菜並製成蔬菜湯的故事書。之後他便就組織一個活動,讓孩子們在蛋殼裏播種子,並把蛋殼盆栽帶回家。

ROR3.png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校友會是我們兒科部的合作夥伴機構之一

歐醫生表示:「重點不是要讀英文字,而是教家長如何使用故事書與圖畫去開發他們孩子的語言,將學習融入到真實世界裏,與孩子建立親密關係。」歐醫生與醫療中心的其他兒科醫生都會和他們的兒童就診者讀書,讓家長知道閲讀是既有趣,又吸引。

現時隨著越來越多兒童接觸到電子產品以及幼兒教育和學習的電子應用程式,家長與孩子應該養成良好的習慣,限制使用電子產品,把時間用在閲讀上,充實生活。歐醫生表示:「家長可能沒有意識到年齡越小孩子,從電子產品所學到的(東西)知識越少。問題是孩子在小時候容易沉迷電子產品,對它們產生依賴。家長應該明白要限制使用平板電腦以及手機。」雖然市面上有很多富有教育意義的幼兒教育的電子應用程式及視頻節目,歐醫生強調在使用這些產品時,家長應注意與孩子一起觀看、互動以及積極討論其内容。

醫療中心的曼哈頓兒科部於2001年與大紐約地區兒童閲讀計劃Reach Out and Read of Greater New York 合作,送出超過55,000 本圖書。

歐醫生表示:「我認爲這個計劃的成功在於我們的醫生團隊重視這個計劃,繼續在看診時給予家長指引,並贈予圖書。我覺得與兒童閲讀計劃合作,在孩子們的常規身體檢查時贈予他們圖書,是最充實的。在看醫生時,孩子期待圖書的臉孔;家長看到免費圖書時的喜悅與興奮,並想與孩子一起讀書。」

由謝佑欣撰寫

謝佑欣是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的通訊籌劃員。她畢業於亨特大學,擁有營養與食物科學的學士學位。

Advertisements

飲食的目的: 正念飲食的重要

由Daisy Chung撰寫

現今,一邊吃飯一邊使用智能電話是很普遍的事。這看似是一心多用的事情,但是這個習慣可能會讓你覺得膳食不能滿足你,因此使你吃得太多、感到肚子脹,甚至體重增加。如何可全面享受你的膳食,建立正確的飲食習慣就是最好的答案。

正念飲食就是指在進食的時候留意自己的情緒和身體的感覺。例如:你能夠注意體會到食物的色香味,並享受當下的那份感覺。作為一個正念飲食者是有許多好處的。

正念飲食的好處

  • 更留意你的食物選擇
  • 減少衝動進食
  • 避免攝取過多卡路里和增加體重
  • 更能配合身心的需要
  • 更能欣賞以及珍惜你的食物
  • 改善整體健康
  • 減少浪費食物

如何做到正念飲食

應做

  • 購買食物時,心裏要有一份購物清單。這樣,你就不會衝動購買食物。
  • 定時進食。
  • 想一下你的餐飲是如何得來的,用了甚麼食材?是怎樣烹調的?
  • 徹底咀嚼食物,並留意食物的口感。這樣做可以幫助你真正享受你的膳食。

不應做

  • 不要在進食時用電話或電腦。嘗試跟別人一起進食和聊天。
  • 不要直接從包裝袋取出零食吃。把零食放在碟子上或杯子裡,控制進食份量。
  • 不要強迫自己吃掉所有預備好的食物,感到八成飽就應該停止進食。
  • 不要因爲情緒影響而進食。當你感到壓力大,可出外散散步,而不要吃零食。散步不但能改善情緒,也是一項很好的運動。

Daisy Chung 是一名青少年資源中心社區服務學習計劃 (CSLP) 的實習生,她即將在紐約市公立高中NYC Lab School for Collaborative Studies畢業,並在今年秋季入讀紐約市立大學亨特學院。

聚焦我們的護士

護士這門專業首次出現於羅馬帝國時期,自此以後直到今天,護士角色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

護士通常是病人接觸的第一位醫護人員,這意味著護士的角色需要與病人討論其病情,並解答其疑問。爲了提供最佳醫療服務,醫生十分依靠這些由護士收集到的信息。在以病人為本的醫療之家裏,護士亦負責確保病人可以獲得跟進服務以及健康教育服務。有賴護士的幫助,病人能更好地管理他們的健康並擁有更積極的體驗。

今年全國護士週的主題是「激勵、創新、影響」。爲了向這些為我們的社區作出重大貢獻的護士們致敬,我們自豪地與大家分享一些他們的故事,希望以此激勵未來的護士。

内科部Xue Mei Wang註冊護士

Xue Mei Wang已經在醫療中心工作了相當長的時間。作爲華埠居民,她曾是醫療中心的兒科病人,多年後她回到醫療中心成爲一名護士。她分享道:「進了護士學校後,我瞭解到很多不同的職業路線,但我十分喜歡社區健康事業,因此我畢業後就開始在醫療中心當義工。」

Xue Mei 一直都對醫護服務感興趣,她的父親亦鼓勵她當護士。Xue Mei回想道:「我剛開始在醫療中心工作時,感到十分困難,但是我的同事給予了我極大的支持,並關心我的進步。他們就像導師一樣關心我。」

這些年來, Xue Mei學習到護士的工作不僅僅是治療疾病而已,她解釋道:「如果米飯是一個糖尿病患者的飲食文化中不可缺少的,你就不能只是告訴他不能吃米飯。」在醫療中心,護士們都知道哪些社會經濟因素會影響到病人。他們自己對社區文化有著深入的瞭解,因此能幫助病人克服困難,保持身體健康。Xue Mei還在就讀公共衛生的碩士課程,她期待未來可以在公共衛生領域發展。

婦產科部Manyu Mei註冊護士

Manyu Mei表示:「不是很多工作能帶給你幫助別人的成就感和滿足感。」Manyu在醫療中心的婦產科部工作兩年,她發現護士這一職業是獨特且鼓舞人心的。她解釋道:「在人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我是那個可以幫助他們的人。通過做好我的工作,我可以對病人的生活產生很大影響。」

Manyu採用全方位服務方法為病人提供護理服務。通常這意味著護士需要花時間與病人交談並瞭解更多他們的生活。她補充道:「病人的感激能給予我巨大的鼓舞,讓我堅持繼續這樣做。」

Manyu亦表示醫療中心的環境對於醫務人員是理想的。在每天與她的團隊的緊密合作中,她感覺同事們就像一個大家庭。

内科部副護士長Vanessa Huang註冊護士

Vanessa Huang與醫療中心的旅程始於20年前。她第一次進入以前醫療中心在巴士打街的診所時,就注意到診所的受歡迎程度。她解釋道:「當時會講雙語的護士並不多。」事實上,她之前在醫院工作時,就發現自己經常需要充當翻譯人員。

Vanessa 生於香港,剛開始在美國工作時,她經歷過一些文化衝擊。與亞洲十分正式的護士培訓相比,美國的護士培訓使用更自由的方法,但其中的原則是不變的。她表示:「我愛動並喜歡與人交流,這就是我做護士的原因。」

她在醫療中心工作多年,與病人們建立了長期的良好關係,並視他們為自己的好友。有一位病人,每次碰面都想擁抱一下Vanessa。「她曾經拒絕去急診室,可是我堅持讓她去。我們爲此花很長時間說服她,她最終到了急診室求診。醫生說如果當時她沒有去急診室,她可能會失去生命。這樣的例子讓我意識到我的工作確實很有意義。」

Vanessa對未來的醫療護理充滿希望:「我們醫療中心是華埠地區第一家引進電子醫療記錄系統的機構。這個領域不斷在發展,我想繼續學習。」

就診者對基本醫療護理服務在心理健康、性別以及性方面的看法:為美國亞裔同性雙性戀跨性別人群(LGBTQ) 發聲

作爲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CBWCHC)亞裔醫務人才培訓計劃 (Project AHEAD program)的一部分,實習生們需要選擇一個健康議題,設計並落實有關這個議題的社區健康計劃(CHP)。2017年亞裔醫務人才培訓計劃的實習生將社區健康計劃專注在心理健康、性別以及性的議題上。因為關於這些議題尚沒有充分的研究,特別是對美國的亞裔同性戀者、雙性戀者、同性雙性戀跨性別人群 (LGBTQ)。

一個以任意抽樣的形式,針對十八歲或以上在紐約市居住或工作的美國亞裔進行的社區健康調查數據顯示,當與家庭醫生談論心理健康、性別認同和性取向話題時,非同性雙性戀跨性別人群(Non-LGBTQ)與同性雙性戀跨性別人群(LGBTQ)在感覺自在的程度上有實質性的差異 。Mental Health.pngGender Identity.pngSexual Orientation.png

調查顯示,相比非同性雙性戀跨性別人群(non-LGBTQ),同性雙性戀跨性別人群(LGBTQ)有更高比例在與家庭醫生(PCP)談論心理健康(31.6% 比 7.7%)、性別認同(24.6% 比 3.9%)和性取向(21.8% 比 3.4%)時感到不自在或非常不自在。質量調查數據顯示,同性雙性戀跨性別人群(LGBTQ)的不自在感覺是由於醫護人員缺少對這個群體的健康需要的知識,以及對他們身份的敏感度低。社會偏見和害怕被歧視是同性雙性戀跨性別人群(LGBTQ) 求醫的障礙。

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持續致力改善對就診者的醫療服務。除了經常向醫療中心工作人員提供對同性雙性戀跨性別人群(LGBTQ) 的敏感度的培訓,以及定期向所有就診者收集性取向和性別認同的信息以外,醫療中心還曾主辦多次學習活動,以確保其醫療團隊以及醫護人員們瞭解同性雙性戀跨性別人群 (LGBTQ)的健康需要。活動包括瞭解美國亞裔同性雙性戀跨性別人群(LGBTQ)的健康需要的午餐小組討論會,以及由Callen-Lorde 社區醫療中心的同性雙性戀跨性別人群(LGBTQ)醫療專家Peter Meacher 醫生主持的專題論壇。

這項研究計劃是由 Michelle Chen, Joshua Ng, Maggie Wong, Kristina Hwang, Emily Chan, Weijing Gu, Vivian Wong以及 Hannah Wu 共同合作完成。他們的研究計劃「就診者對基本醫療護理服務在心理健康、性別以及性方面的看法: 為美國亞裔的同性雙性戀跨性別人群發聲」已於美洲中華醫學會2017年度學術會議上作海報展示

為有特殊醫護需要孩子的家庭提供支持

爲人父母,養育孩子是日以繼夜的其終生職業。若父母需照顧一個有特殊醫護需要的孩子,生活則可能備受挑戰。有特殊醫護需要孩子的父母須安排無數的看診以及療程預約,爭取教育與支持服務,管教孩子具有挑戰性的行爲,還要照顧其他子女及家人。

對於華裔社區,這就如百上加斤。在很多亞裔社區裏,殘障仍被視爲一個禁忌的話題。孩子有特殊醫護需要,例如自閉症、發展障礙或唐氏綜合症,家人感覺與鄰居有隔閡,對自己孩子的情況感到内疚與羞愧。他們在其社區常受到異樣眼光的看待。對於英語水平有限的父母,語言是一個障礙,更難以向醫療機構表達他們的需要以及尋找適當的資源,幫助他們的孩子。

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創立兒童特殊需要計劃 ,為這些家庭提供支持以及改善醫護服務。自2011年,我們一直與家長、專科醫生、社工、治療師、教育員以及其它社區計劃共同努力開發一個系統,使家長們得以幫助他們的孩子發揮其最佳潛能。

在兒童特殊需要計劃 裏,家長互助會是其中一個最能鼓勵家長的活動。這個每月舉行的家長互助會由兒科醫生與家長代表主持,以廣東話與國語進行。我們會給家長們介紹一些服務,能符合其特殊孩子的需要,以及為家長們提供社交與精神上支持。最近,我們與一些參加家長互助會的家長進行交流,瞭解家長互助會對他們、孩子以及家庭的影響。參加了家長會4年的Angela表示:「剛開始我感到無助。我與其他發展正常孩子的家長訴説,但他們無法理解我。」雖然很多人曾聼過「特殊兒童」,但很少人知道這是什麽意思。對於Angela來説,當她終於遇到其他能理解她的家長時,一切都發生了變化。她解釋道:「當我聽到其他家長的經歷,我不再感到恐懼了。這個家長會讓我有機會與其他有相似經歷的家長分享自己的感受。我感覺好多了。」參加了家長會5年的Sandy表示,當中有些家長的孩子年齡較大,他們提供很好和合適的指引:「他們已經走過了這條路,所以他們知道應該怎麽面對。這個家長會教會了我如何幫助我的孩子適應社會生活。我也學到了如何決定孩子是否需要服藥。」

這個家長互助會亦為家長提供了行爲管理技巧的培訓。這對於建立家長與子女的緊密關係是極其重要的。參加了家長會8個月的Wendy 表示:「應用行為分析 (ABA) 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培訓。」ABA (Applied Behavior Analysis) 治療能減少具有挑戰性的行爲以及增強溝通、學習及日常生活的技能。家長會成員Angela 表示:「老一輩把所有事情都責怪在你身上,抱怨你不會教育你的孩子,但他們並不明白孩子的障礙。家長會教會了我如何管理我孩子的行爲,以及如何更好地與家人溝通。」

壓力也是家長會成員常常談及的話題。很多家長反映有睡眠問題以及情緒不穩定。為幫助舒緩這些症狀,每次家長會開始時,家長們都做放鬆運動。家長會的Sandy表示:「我們要找到愛護自己的方法。即使是一些簡單的伸展運動都能有助我入睡。有一個家長的醫生丈夫,要求他太太每天都要跑步,而她也提醒我去跑步。」

通過家長互助會以及培訓,家長們建立了珍貴的互相支持關係,並重新認識和欣賞其有特殊醫護需要的孩子的潛能。

全國少數族裔健康月

每個月都有特定的健康警覺主題以關注全國某種疾病以及健康議題。4月,我們著重關注這些健康問題如何影響我們社區的不同人士。不同的族裔有不一樣的整體健康情況和死亡率。這就是爲什麽國會把4月定為全國少數族裔健康月,並將其作爲長期努力推廣計劃的一部分,以消除少數族裔的健康差異。

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的就診者中有很大部分是美國亞裔。亞裔佔紐約市的總人口約15% ,是紐約市增長最快的、且最多樣化的群體之一。他們來自20個不同的國家,說45種語言以及方言。很多人的英語水平有限,而且不熟悉美國醫療系統。根據全國少數族裔健康與醫療差異問題研究院 (NIMHD) 與全國衛生研究院 (NIH) 美國亞太裔機構稱,美國亞裔的肝癌和胃癌死亡率居高,但亞裔接受癌症篩檢率是所有族裔中最低的。美國亞裔比美國白種人的體重低,但二型糖尿病的患病率是白種人的兩倍

紐約市已經採取措施,設立了一些計劃改善健康公平問題,例如紐約市民卡IDNYC計劃。該計劃免費幫紐約市弱勢社區人士申辦證件,以獲得紐約市服務。紐約市健康與心理衛生局亦與不同族裔的社區合作開展外展計劃,以更好地服務其社區人士的需求。

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亦瞭解到就診者面臨的障礙,並通過向我們社區人士展開預防計劃、早期檢測以及研究計劃,以應對這些障礙。我們亦確保我們的工作人員能說就診者的語言,並能明白符合他們文化的觀點與看法。

每個人都應擁有健康的身體,而這正是我們的工作職責。

愛戴我們的醫生 — 慶祝醫生日,表揚我們的醫務人員

我們的醫務人員都有共同的信念及熱忱為在曼哈頓下城及法拉盛社區民衆提供醫療服務。我們的醫生在社區内成長,他們瞭解如何照護我們大部分說中文的就診者。許多醫務人員深明文化習俗及其含義對個人健康帶來一定的影響。他們與就診者密切合作,以引領就診者認識醫療保健系統、瞭解自己的健康狀況,並獲得適當的照護和支持服務。

今年醫生日,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很自豪地表揚我們盡職盡責的醫務人員。在此,讓我們介紹幾位為我們的就診者照護作出重大貢獻的醫務人員:

 

兒科黃美鳳醫生

Mei Wong.jpg黃美鳳醫生在華埠成長,曾就讀公立小學130以及初中131學校。黃醫生說:「我希望能回饋我的社區。」黃醫生在1992年加入醫療中心,著重以愛心來照顧其兒童就診者及其家庭。

「無論你到哪裏,都可以找到很多兒科醫生。但很多時候,新移民們並沒有機會去向這些兒科醫生獲得所需服務或者瞭解醫療系統。我覺得在這裡工作很好,因爲這並不是一個獨立執業診所,你可以跟其他的醫護人員以及社工交流。」作爲一個聯邦政府認可的醫療中心,我們致力幫助就診者獲得健康教育、心理健康輔導及社工協助等支持服務。與這個互相支持的醫療團隊一同工作,能讓醫生在專業領域做得更好。

「我們擔心就診者,但當我們知道醫療中心的其他專業人員也在幫助他們。我發現,這裡是獨特的地方,我們得到各方的支持,來幫助我為就診者提供很好服務。這是難能可貴的。」

 

牙科部區瑞蓮醫生

Shirley Egielski.jpg

 

「我想幫助他人和為社區作出貢獻,因此我從事醫療行業。醫療中心給予我這個機會。」 於1996年加入牙科團隊的區瑞蓮醫生說。醫療中心為區醫生提供資源可讓她提升牙醫事業,並發展她的專業知識,讓她可以更能理解就診者的需求。

區醫生樂於看著她的就診者成長,還有看到她的治療提升了就診者的生活質素。「就診者原來是幼兒的,現在快大學畢業了。對我來説,作爲一個醫生最美好的時刻就是當我的就診者說『我很高興』或者『有了假牙我又可以吃東西了』。」

 

 

兒科部沈李潔瑩醫生

Jie Ying Shen.jpg「我選擇成爲兒科醫生的原因是我喜歡小孩,而且兒科是我唯一有興趣的專科。」沈李潔瑩醫生說。成長於醫學世家,沈醫生因她能說中文以及擅長照護華裔而在1996年加入醫療中心。 「我從波士頓搬到這裡,在紐約大學完成了駐院培訓。紐約市讓我接觸到多元的文化。這些年來我見證了醫療中心整體系統的許多改變。現在我們為社區提供更多服務,亦得到社區的認同。」

正如醫療中心的其他醫生一樣,沈醫生亦樂於見證她的就診者成長並開始工作。「看著我的就診者成長為成年人給我很大的滿足感。我還為很多就診者帶來的孩子看診。實際上,很多的就診者成爲了醫療中心的職員。」

 

 

内科部醫護主任李美兒家庭護醫士

Holly Lee.png「我成爲護醫士是因爲我希望能學習更多知識和提供更高水平的服務。」 李美兒家庭護醫士說。李女士對科學有濃厚的興趣,所以,在高中畢業後她直接考入護士學校學習,並在1998年加入醫療中心。

「在很多人的印象裏,護士只是在病床邊工作。但我發現其實護士的工作非常廣泛。你隨時都可以在護理公司、辦公室、醫院等地方找到新鮮並充滿動力的職位,而成爲護醫士則強化了這一點。」在醫療中心的醫務團隊裏加入護醫士,意味著我們的就診者能獲得更多優質個人親切的照護。護醫士比註冊護士接受更多教育及臨床培訓。護醫士擁有紐約州的執照,可以診斷、治療和管理常見及慢性疾病,還可以開處方藥物。他們可以為就診者看診,提供基本醫療服務。

「在基本醫療領域,你可以與就診者建立融洽的關係。我會與就診者的家人會面,為家庭中不同年齡的成員看診,並通過與就診者交談及陪伴他們的方式來支持他們。作爲一名護醫士,我可獨立自主診症,而同事間亦互相尊重。我們還與醫生合作參與預防性服務和健康教育的工作。」

 

婦產科部董慧珠護產士

Pearl Tung.jpg「我在醫療中心工作得十分愉快。大家互相支持、工作努力且有效率,並都熱衷於他們所做的事。」 董慧珠護產士說。

成爲護產士以前,董女士曾主修新聞學以及性別研究。當她在一家名為Choices in Childbirth的非牟利機構當實習生時,她開始對助產學產生了興趣。Choices at Childbirth是一家為準父母提供如何選擇分娩地點以及分娩方式的建議的機構。瞭解了這個機構對分娩時的全面照護的原則以後,董女士決定去哥倫比亞大學的護士學院進修學士和碩士學位。護產士具有專業技能為準媽媽提供順產服務以及貼心全面的分娩支持。

自2012年起,董女士就在醫療中心接觸很多就診者,積累了應對就診者需求的豐富的經驗。「由於就診者都來自各地,我遇到過許多有意思的案例。他們都知道醫療中心可以滿足他們的醫護需求,因爲我們提供全面照護。」董女士還回想到為同一位就診者接生兩次。「她是特意來找我的。」董女士說。

 

 

内科部宋希揚醫生

John Sung.png

 

宋希揚醫生表示在醫療中心工作讓他有機會改變其他人的健康狀況。例如他曾經為一個沒有醫療保險的就診者診斷出患有甲狀腺癌。我們的醫療團隊可以協助該就診者獲得可負擔的治療。現在他已經完全康復。

「這不是醫生薪酬的問題。而是我們可以協助就診者應對語言障礙以及經濟困難。作爲醫生,我們可以專注為就診者作出診斷,提供資源;不用擔心帳務、醫療保險或者行政管理事宜。醫療中心有職員幫助我們的就診者尋找資源,而我只需專注看診。」

 

 

醫療中心每天都致力為所有到訪的人士與家庭提供最優質的照護。作爲一個聯邦政府認可的醫療中心,我們提供全面的基本醫療服務, 例如内科、兒科、婦產科、牙科及心理健康部。無論他們的收入、語言或移民身份,我們為所有人提供服務。有關我們的醫務人員和服務詳情,請瀏覽:http://www.cbwchc.org/index_ch.asp

由謝佑欣撰寫                                                                                                                                          謝佑欣是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的通訊籌劃員。她畢業於亨特大學,擁有營養與食物科學的學士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