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亞裔醫務人才培訓計劃 (Project AHEAD)

每年暑假,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都會歡迎新的公共衛生相關的學生參加亞裔醫務人才培訓計劃(Project AHEAD)。醫療中心於1975年成立該暑期實習計劃,為有志從事醫療護理相關職業的大學生提供輔導和培訓,著重幫助年輕的學生們瞭解影響美國亞裔社區過往與現在的議題。實習生們將會設計一個社區計劃,以應對社區的需求。

今年的實習生們對心理健康、同性雙性戀跨性別人群的健康、獲得醫護服務、兒科、營養、生殖健康以及癌症治療特別感興趣:

陳睿威Alan Chen

塔夫斯大學Tufts University準大三學生,主修生物

alan_chen-0014.jpg

陳睿威最初的夢想是成爲一名醫生。完成有關討論醫學方面的人文、政治以及倡導的課程後,他再次審視自己,希望自己不只是對個人,而是在更廣泛的社區有影響。他想關注的其中一個公共衛生問題是美國亞裔同性雙性戀跨性別人群的健康。陳睿威表示:「我認爲我們不能忽視弱勢社群。我相信在美國亞裔社區裏,同性雙性戀跨性別的年輕人就是弱勢群體。這是由於社區對他們的偏見所造成的。在很多社區裏,這被視爲一種心理疾病。因應這些問題,正視他們,為他們發聲是十分重要的。」

朱慧敏Emily Chu

塔夫斯大學Tufts University準大三學生,主修生物與英語

Emily_Chu-001

朱慧敏有志從事生殖健康領域的工作,讓人們能夠掌管自己的性健康。「很多人對掌管自己的性健康以及能自然地面對這些問題仍存有很多誤解。」她正致力改變這種現狀,讓人人都能感受歡迎的感覺以及不被排斥。她對結合醫學與社會維權行動感興趣,例如探討生殖健康與同性雙性戀跨性別人群以及女權之間的共同點。

鄺雯卉Veronica Kuang

石溪大學Stony Brook University準大三學生,主修生物

Veronica_Kuang-001

鄺雯卉有志成爲醫生助理或護醫士,貢獻社區。由於她有兩位家人確診患有2型糖尿病,她亦對學習營養學、基因學以及飲食文化之間的差異感興趣。鄺雯卉表示:「大多數華人都吃白米飯。然而在美國社會,人們認爲白米飯不是那麽健康。有些華人不認爲這是一個問題,因爲他們已經吃白米飯很多年了。所以他們不願做出改變的。」

梅雅婷Joyce Mei

石溪大學Stony Brook University準大四學生,醫學預科兼主修生物與藝術史

joyce_mei-001.jpg梅雅婷一心想從事醫療相關的工作。在華裔移民人口集中的日落公園社區長大的她,瞭解美國亞裔社區獨特的差異。她指出,例如社區並非總有翻譯服務提供。她有志從事公共衛生工作,希望提高民衆的健康信息認知能力以及美國亞裔使用醫療護理服務。梅雅婷表示:「如果普通的民眾能明白「如果我感到不適,我可以這樣做。」或者「優質的醫療護理服務應該是這樣的。」那麽無論是什麼問題,每個人的健康都會得到改善。」

Heidi Park

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準大四學生,主修心理學,輔修以美國亞裔研究爲主的民族和種族學

Heidi_Park-001

 Heidi Park滿腔熱忱成爲一名心理學家,增強在該領域的代表性,並下決心研究美國亞裔的健康問題。她對有關文化和兩代人之間的心理健康特別感興趣。她以進食障礙作為例子,想探索在不同文化裏心理健康的差異 。「(醫療中心認爲進食障礙)是社區中普遍存在的問題,而(亞裔醫務人才培訓計劃的實習生們)沒有發現這一點。當與美國亞裔朋友交談時,當中很多人都會對(身體外形不滿意)有同感。」

戴華明Austen Te

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準大四學生,主修遺傳生物學

Austen_Te-001戴華明渴望成為一名外科醫生或博士生。他一直在開展有關遺傳學對癌症影響的本科研究。戴華明表示:「我們已經用數百年的時間研究(癌症),但仍未找到確切的答案。 我想成為幫助患者緩解痛楚及度過困難期的人。」他在投入時間做研究一段時間後,認識到成爲一名醫生為患者提供直接醫療護理,是最能引起他的共鳴。

鄒羽晗Michelle Zou

石溪大學Stony Brook University準大三學生,主修健康科學

michelle_zou-001.jpg

鄒羽晗計劃從事兒童心理健康和成長發展的工作,即與有特殊(醫護)需要及障礙的個人和兒童相關。她和有自閉症的弟弟一同成長,從來都不明白弟弟的狀況。鄒羽晗表示:「在我弟弟被確診的那個年代,自閉症是沒有得到社會充分關注。我與弟弟一起參加的活動計劃幫助了我理解我的家人。所以我未來想繼續參與這方面的工作。」她亦有興趣瞭解醫療護理管理。「臨床工作能直接幫助不同的家庭明白醫療狀況,但管理層的工作亦同樣重要,因為有些人不知道社區亦提供支援服務。」

Advertisements

應對美國亞裔青少年的心理健康需求

在美國亞裔社區,心理健康一直是個禁忌話題。老一輩可能會把心理健康問題視為「發瘋」或不正常,是個人錯誤或者缺乏意志力。對於在這些觀念下成長的青少年來說,尋求家人情感上的支持可能具有挑戰性的。而許多青少年也會面臨一些問題,例如網絡霸凌,這些是老一輩從沒遇過的。在這些情況下,美國亞裔青少年很難找到適當的支持。

為了更好瞭解社區對心理健康的看法以及社區資源,我們邀請了青少年資源中心的兩位青少年健康教育員鄭璧和伍綺雯以及一名參與活動的青少年,與我們坐下來談一談。

你覺得美國亞裔社區對心理健康有什麼看法?

鄭璧:人們認爲心理健康問題有很多禁忌,尋求幫助不是一個可行的選擇。社區人士可能會把它看成「發瘋」。當一個青少年感到壓力大,並覺得很難向他人尋求幫助時,他們就傾向於把問題藏在心裡,而這絕不是最好的辦法。老一輩可能不理解什麽是抑鬱症,若缺乏溝通,很容易形成文化差異……不過一個好現象是,現在的年輕人似乎都更願意談這方面的話題了。

曾跟進哪些有關心理健康案例

伍綺雯:我記得,有一個十來歲的孩子來尋求專業的心理健康幫助,但她母親拒絕讓女兒向家人以外的人求助。她母親認為沒有這個必要,也不覺得女兒有什麼毛病。幸好,女孩最終得到了專業人士的幫助。

美國亞裔能獲得什麼相關的資源?

伍綺雯:心理健康護理需求正在迅速增長,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最近擴大了他們的健康服務以照顧更多就診者。除了健康照顧外,我們也與社區機構密切合作,提供社區裏其它有用的資源。例如, 與我們合作的APEX for Youth和Big Brothers Big Sister of New York City,都為青少年提供機會以幫助其成爲同輩裏的先鋒或輔導員。我們還與華策會緊密合作,開展與青少年有關的服務、專案和活動。

鄭璧: (此外)就像我的父母以及許多新移民一樣,他們都在為生活拼搏著:努力完成學業、獲得公民身份、養育孩子、尋找工作,以及尋求穩定的生活等。他們通常沒有時間(積極)去尋找解決所有壓力的辦法。這方面的服務非常必要,但指望他們在時間、金錢或精力上接受這些服務往往是不現實的。

青少年:我是一名第二代的美國亞裔,我的學校為學生心理健康問題提供了相當多資源,例如幫助緩解壓力的特別講習與講座等。其實,我讀的是一所壓力非常大的學校,所以為學生提供更多這方面的資源變得越來越重要。

剛開始與朋友、顧問或信任的人交談時,可能會感到有些畏懼,但這是你獲得所需幫助的第一步。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的青少年資源中心為尋求幫助的青少年提供同輩的以及專業的支持的轉介服務。青少年資源中心在曼哈頓以及法拉盛設有交通方便的地點:曼哈頓獲加街125號2樓,法拉盛37大道136-26號4樓。詳情請致電 (212) 226-2044。

Tiffany Wu撰寫

Tiffany Wu是青少年資源中心的社區服務學習計劃的實習生 。她將是布鲁克林科技高中的11年級學生。

將就診者自我健康評估報告的衡量指標列入臨床護理:就診者對於EQ-5D-5L的看法

在美國,大約有三百萬人說中文(這是繼英語和西班牙語後美國最常用的第三種語言)。其實美國有許多已被證實對就診者有用的醫療工具和醫療干預方法,但其中一些仍未獲得美國華人的認可,也難以融入其文化之中。我們的目標是讓美國華裔民衆瞭解更多相關知識,以此改善他們對醫護服務的使用方法以及醫護服務的質量。

將就診者自我健康評估報告的衡量指標列入常規的臨床醫療護理已經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就診者自我健康評估報告的衡量指標是指,通過一份問卷,將就診者身體上出現的症狀及其對心理和身體活動的影響轉化成一些分數。這些分數能幫助醫生更好地瞭解並追蹤就診者整體的心理或身體健康狀況。由EuroQol Group制定的EQ-5D-5L[1]就是這種類型的衡量指標問卷。這份衡量指標問卷有兩個主要組成部分:(1)評估有關行動能力、自我照護、日常活動、疼痛與焦慮五個方面的問題;以及(2) 通過一份視覺模擬評分表來評估自我認爲的整體健康狀況。儘管EQ-5D-5L已經在美國以外說中文的人群中得到認可,但是關於它在美國華裔民眾中的應用仍缺乏充分的研究。

Usual Activities

EQ-5D-5L對應的有關健康生活質量的五個方面的問題之一。

來源:Herdman, M., Gudex, C., Lloyd, A., et al. (2011). Development and preliminary testing of the new five-level version of EQ-5D (EQ-5D-5L). Qual Life Res, 20, 1727-1736.

為了瞭解將就診者自我健康評估報告的衡量指標列入常規臨床護理的可行性,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對就診者完成EQ-5D-5L後的感受進行了評估。在這次評估中,醫療中心請說英語、國語和廣東話的就診者在完成EQ-5D-5L 問卷後再填寫一份簡短的問卷,以瞭解他們對完成EQ-5D-5L 難易程度的態度。

Visual Analogue Scale.png

雖然不同的就診者說的語言不一樣,大部分的就診者認為EQ-5D-5L視覺模擬評分表很容易回答。

調查問卷的結果顯示,就診者對回答五個方面的問卷與視覺模擬評分表的整體感受是正面的。大部分就診者表示兩個組成部分都易於回答。調查結果表明,將EQ-5D-5L列入常規臨床護理的應用是可行的。

就診者自我健康評估報告的衡量指標可以成為衡量就診者健康狀況的有效工具之一,並可能會發現傳統臨床指標無法捕捉的有關健康生活質量的問題。但是在進一步推行前,還須考慮醫生對此的看法。

Naumi Feldman 和 Jane Wong籌劃了此項研究計劃。他們的研究「將就診者自我健康評估報告的衡量指標列入臨床護理:就診者對於EQ-5D-5L的看法」,在2017年美洲中華醫學會的年度科學研討會上以演講的形式進行展示。

[1]EQ-5DTM  是EuroQol Group的商標。所有 EQ-5D產品,包括EQ-5D-5L,都是由EuroQol獨立發行 (userinformationservice@euroqol.org)。

關注你的乳房健康

醫療機構廣泛推廣乳房健康的資訊,旨在提高大家對乳房健康的警覺性。雖然這是人們普遍關注的,但資訊可能會令人困惑。

以下是一些對乳房健康的誤解及其事實:

  • 有腫塊出現並不意味著患癌。如果發現乳房有腫塊,不要驚慌。有腫塊並不意味著患上乳癌!這並不是癌症,可能是囊腫(充滿液體的囊狀組織)。但是,任何常常出現在你乳房的腫塊都不應該忽視。確保將你的情況告知並諮詢醫生。
  • 經前乳房腫脹、易觸以及腫塊。在月經前10天,你可能感覺到乳房腫脹、易觸痛以及感覺有腫塊。這些常見的症狀是由於月經週期裏,體内荷爾蒙的變化引起。但是,這些症狀不應該長期出現。瞭解你自己的月經週期可有助你預計短暫的變化。熱敷以及服用泰諾Tylenol亦可幫助舒緩這些不適。事實上,在大多數個案裏,乳癌不會引起疼痛。
  • 有乳癌家族史不意味你會患上乳癌。有乳癌家族史只是其中一個風險因素。事實上,大多數乳癌患者都沒有乳癌家族史。瞭解你患有乳癌的風險能讓你採取預防措施。(瞭解更多有關乳癌的風險因素。)
  • 提高對自我乳房健康的警覺性。雖然不再建議自我檢查乳房,然而你最熟悉自己身體,所以應該清楚自己乳房正常的外觀與感覺。如果你發現有任何異常情況,確保告知你的醫生。

如果你對乳房的變化有任何疑問,請與你的醫生溝通。根據你的情況,醫生會讓你接受適合的篩檢以及向你提供建議,以確知你是否有任何乳房疾病的風險。

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在曼哈頓及皇后區交通方便的地點提供優質的基本醫療保健服務。每週開診七天,無論你是否有能力支付醫療費用,醫療中心都會提供服務。想瞭解更多有關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的家庭計劃服務,請致電 (212) 966 – 0228(曼哈頓)、 (718) 886 – 1287(皇后區37大道)及 (929) 362 – 3006(皇后區45大道),或瀏覽醫療中心的婦產科網頁:http://www.cbwchc.org/obgyn_ch.asp

美國華人親述移民故事

移民經歷常常充滿了奉獻的故事。無論是一個世紀以前或就在去年,當人們踏上新的土地,往往就意味著放棄了與生俱來的一些東西。在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我們親身見證著就診者以及醫療中心職員的移民故事。為了更深刻地瞭解這個社區的歷史,我們邀請了三名職員分享他們的移民故事 —— 每個人在華裔移民史上都譜寫著自己獨特的一頁。

 

李鳳儀

副總裁,公共事務總監

不同定義

我雖稱自己為移民,然而我的家人來到這裡已經超過100年了。我的曾祖父是20世紀初華南到美國的移民潮裡的一份子。他孑身一人來到美國,妻子和家人則留在中國。等他站穩腳跟後,就申請了祖父來美。祖父也一樣,獨自來到這個陌生的國度,留祖母在中國。就連我的父親也是一樣的。因爲當時的美國只准許男性移民。

在1959年及之前,美國實行一個特殊安置計劃,給予遭中國共產主義迫害的人們難民身份。那時我們住在香港,母親努力為自己和三個女兒取得了難民簽證。說起來,儘管我算是在美國的第四代,但母親卻是我們家族中第一個來美的女性。與眾多在美華人的故事十分相像,我們的家族史裏寫滿了離別。華人在美國,首先必須得盡一切所能生存下來,之後才能為未來開出一條更好的道路。

單身男性社區 

1959年我來美國時,唐人街還非常小,大概只有八、九個街區,堅尼路上到處都有空著的倉庫。那種感覺就像是住在中國的某一個小村子裡。家家戶戶幾乎都彼此認識,如果你姓李,那麽很有可能你會認得所有姓李的人。

以前,曾祖父帶著祖父在披露街上開了間雜貨店,每週七天營業。很多人依賴這個店鋪來取他們的郵件。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我得以更明瞭美國移民法放寬前的華人社區。其實,我直到八歲才在美國見到我的父親,而在我的祖父終於能申請祖母來美團聚的時候,他們已經在異國各自居住了60年。

Regina Lee Family.png

李鳳儀的母親與其兄弟姐妹

全力創造更好的明天

母親生長在一個富裕的家庭。她的父親,即我的外祖父,年輕時曾來美留學,於西維吉尼亞州一所理工學院獲得採礦工程學位,是一名中國鐵路建設工程師。他有八個孩子——兒子全上了工程學校,女兒都進了醫學院。

當母親來到美國時,已從醫學院畢業。但是由於60年代初還沒有語言課程或再培訓的計劃來幫助移民,最終她只能找到在衣廠做車衣工的工作。這是個非常典型的移民故事——在自己的國家,移民們或許是各個領域内的精英人士;來到美國后,爲了生存,卻不得不成爲了打雜工的少數族裔。對那一代人來説,「 移民」只是一個強有力的理想,很多人直到踏上船板時,都不知道未來將會是怎樣。他們既沒有語言技能,也不確定是否能生存下來,但還是義無反顧地踏上了艱辛的移民之路,並為了能給下一代創造一個更好的明天而不懈奮鬥。

從事公共服務的一生

我人生至今一直從事著與難民、移民以及少數族裔相關的工作。法學院畢業後,我做過10年的庇護律師,為來自世界各地的難民提供法律服務。之後我創建了亞美社區發展協會Asian Community Development Corporation。作爲其第一任行政總監,我帶領協會在波士頓唐人街開發了可負擔住房。兩年後,我出任麻省難民和移民辦公室主任;之後又前往華盛頓,任職美國難民重置辦公室副主任;接著我還於美國衛生與人類服務局的少數族裔健康辦公室,協助管理了全美第一個旨在消除健康差距的計劃。2011年,我終於回到紐約,並加入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這個大家庭,繼續為弱勢群體爭取社會公平。我的家族史確實深深影響了我的職業選擇。

 

陳婉珊

社工部主任

越洋過海

我出生於香港,在面向維多利亞港的公共屋邨裏長大。小時候,我總喜歡望著窗外的海港,幻想著小公寓外邊,在大海之外的那個世界。

上大學和出國留學一直是我的夢想。然而我的家庭不認爲接受教育是最重要的事情。我是家中的大姊,有兩個弟弟和兩個妹妹。父母希望我高中畢業後就可以出來打工以幫助家計,但我堅持要上大學。高中時,一名社工給予了我的家庭很多幫助,讓我覺得她的工作特別有意義,並意識到自己也可以這樣來幫助其他人。所以從那時候起,我就決心成為一名社工。

Manna and Family.png

陳婉珊(右2)與她的家人

艱難抉擇

我進了香港的一所社工學校,並有幸獲得機會前往美國,與我們學校有合作的一所大學攻讀社工碩士學位(MSW)。但我很難說服父母讓他們同意我接受高等教育。他們會問:「你什麼時候賺錢養家?你的兄弟姊妹呢?誰來資助他們?」然而我還是想堅持我認爲正確的事,最終自己決定出國留學。初到美國時,我感受過很大的文化衝擊,當時我根本不認識幾個人,雖然在香港學了英文但從沒有真正用過。於是,為了提高語言能力,我痛下決心,暫時不再看任何中文資訊,並花大量時間學習英語材料、閲讀英文刊物,堅持與不講中文的朋友交流。那時在美國獨自一人生活,真是很不容易,我的語言能力和資源都太有限了,但我一旦做出選擇,決不後悔。

兩個行李箱和一個夢

當我於1996年來到紐約時,全身只有兩件行李和1000美元。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個預防計劃中負責幫助市内的弱勢家庭。當時我雖然沒有任何經驗,但作爲助理組長,我需要負責整個項目並同時學會項目管理。我把著重點放在亞裔移民社區。我們都知道,生活在異國他鄉通常會有諸多不便,但移民們又不得不求助於那些無法用相同語言溝通的人。身為移民,我實在太瞭解他們將會經歷什麽樣的問題了,我更明白語言障礙、文化衝擊以及社交孤立意味著什麽——尤其對於留學生來説。

如今,我的目標就是讓主流社會瞭解美國亞裔的經歷,並為亞裔爭取更多符合他們文化的資源。很欣慰,我完成了我的夢想,讓父母為我驕傲。我也證明了,只要有足夠的決心和毅力,即使是草根家庭的移民女孩,仍能在美國夢想成真。

 

潘曉瑩

青少年服務籌劃員

自由與機遇

父親是家裡第一個從廣州來美尋求自由和機遇的。當時廣州的工作機會有限,且薪水不高,而美元與人民幣的匯率是一比八。這意味著如果你在美國賺1000美元,就相等於賺了8000元人民幣。而在當時的中國,普通人的工資只有1000元人民幣。

隨後媽媽也來美找機會。在台山,好的機會甚至比廣州還少。所以她一直知道要出去闖,才能有更好的未來。我在中國出生,1歲時就和媽媽一起來到美國了。當時媽媽才20多歲,離開了朋友和家人的溫暖,投身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家。其實在某種意義上,我認爲她也因此放棄了她最美好的青春年華。20歲正是探索人生的黃金時期,但她沒有這個機會,因為她生了我,幾年後又有了弟弟。

Sandy and Brother Vincent 2.JPG

童年的潘曉瑩與弟弟慶祝生日

新移民的心

那時媽媽在一家衣廠工作,每天只掙40美元。每個接縫只賺兩到三分錢——由於她不是廠裡做得最快的,她就須用時間來補,每週工作七天,一年至少做290天。好不容易可以休息時,她還要和朋友找兼職的活。白天,她不得不送我和弟弟去托兒所,每個小孩日托15美元,總共30美元。她又得給我們買麵包作零食,還有地鐵車費,一天下來,賺的40美元幾乎所剩無幾。那時爸爸的收入稍微多些,一天60到70美元,但要用來付房租。倆口子幾乎沒有多餘的錢,不敢外出娛樂或吃一頓餐館。由於他們一心抱著「要付房租,要攢錢買房子」的心態,他們絕不容許自己偶爾小小奢侈一下。我長大後,每當有時間和家人相聚,一起吃點東西,就很開心。這一定程度上幫助我建立了感恩和獨立的態度。我知道家裡沒有很多錢,所以當我後來念私立大學(Skidmore學院)時,我非常努力地申請獎助學金,並在學校一邊工作一邊讀書。

你好,姨姨

有那麽幾年,媽媽實在沒辦法同時照顧我和弟弟,因爲既沒時間也沒經濟來源。她只好把弟弟送回中國,由祖母撫養到2歲。因為弟弟在美國出生,可以在中國待久點再接回來。媽媽回中國接弟弟時,弟弟甚至都不認得她。他竟然說:「你好,姨姨」。她要弟弟叫「媽媽」,但弟弟不理她。我想他根本不理解什麼是「媽媽」吧。直到後來他回到美國,與媽媽相處了一段時日後,才終於開始喊她「媽媽」。

Sandy and Brother Vincent.JPG

長大後的潘曉瑩與弟弟

母親的夢想

媽媽時常和我說,「真希望我20歲的時候就學英語」,現在她已經50幾歲了,很難再學會一門新的語言。我問媽媽:「你的夢想是什麼?有什麼目標?從生活中想得到什麼?」她不知道怎麼回答,因為她從來沒想過,連思考這些大問題都成爲了一種奢望。

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我對我父母的感激,他們這麼努力地養育我和弟弟,我只想給他們最好的回報,孝順奉養他們到老。

超越專業實力:認識我們兒科的閲讀團隊

在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我們的項目籌劃人員的主要工作是為就診者提供支持及預防醫療護理服務。他們中有很多人都是參與制定和實施有效的教育和疾病預防計劃,以幫助就診者瞭解如何保持自己及家人的身體健康。在這個系列專題裏,你會認識我們的工作人員以及瞭解他們是如何加倍努力地工作,以滿足我們社區的需求。

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兒科部的看診室備有兒童書籍,讓家長及孩子在等候兒科醫生時閲讀。我們收藏的全新圖書是給我們的6歲以下的兒童就診者在常規檢查後後帶回家閲讀。而這些贈閲的圖書都是來自兒童閲讀計劃Reach Out and Read。這是一個全美國閲讀計劃,兒科醫生為家長特別介紹合適孩子的圖書,幫助培養及建立兒童早期閲讀能力。

歐瑞蓮醫生是醫療中心曼哈頓兒科部主任。她於2001年4月將兒童閲讀計劃Reach Out and Read 引入醫療中心。歐醫生表示:「在醫療中心設有閲讀計劃的好處在於,我們能向平時不去圖書館或不方便去的家庭推廣閲讀,讓他們在醫療中心時就能有機會閲讀圖書。醫生會告訴家長,閲讀與健康飲食對於孩子來説同樣重要。即使是在兒童成長的早期階段,閲讀能加強親子關係,並促進語言發展。」

當孩子一出生就給他閲讀能有助他們發展早期語言能力,為上學做好準備。兒童在閲讀過程中能學到詞彙以及概念,例如數字、數數、顔色、對比以及講故事。然而,有些家庭可能沒有資訊、資源或者時間去介紹這些圖書,引發對話或與孩子建立親密關係。

ROR2計劃助理Kevin Li 在一個萬聖節活動中為孩子們讀書,讓他們知道閲讀是沒什麽值得可怕的

兒科部的計劃助理Kevin Li解釋道:「社會經濟地位較低的家庭的孩子從他們父母那裏學到的詞彙較少。父母或祖父母可能在工作,沒有時間和孩子聊天,只能讓孩子使用有屏幕的電子產品。」另外,對於有些不諳英語的父母以及照顧者,給孩子閲讀英文版的圖書顯然有些困難。

為鼓勵更多家長可以給孩子讀故事書,兒科部團隊以及義工們在本醫療中心舉辦一些閲讀活動。Kevin說到:「給孩子們讀故事書的義工們可能讓父母發現一些平常在家裏沒看見的事,而且是孩子非常享受做的事情。」Kevin根據自己小時候的經歷,為小讀者設計一些有創意的活動,令閲讀變得與生活相關,而且有趣。他曾經在一個活動中給孩子們讀一本講述種植蔬菜並製成蔬菜湯的故事書。之後他便就組織一個活動,讓孩子們在蛋殼裏播種子,並把蛋殼盆栽帶回家。

ROR3.png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校友會是我們兒科部的合作夥伴機構之一

歐醫生表示:「重點不是要讀英文字,而是教家長如何使用故事書與圖畫去開發他們孩子的語言,將學習融入到真實世界裏,與孩子建立親密關係。」歐醫生與醫療中心的其他兒科醫生都會和他們的兒童就診者讀書,讓家長知道閲讀是既有趣,又吸引。

現時隨著越來越多兒童接觸到電子產品以及幼兒教育和學習的電子應用程式,家長與孩子應該養成良好的習慣,限制使用電子產品,把時間用在閲讀上,充實生活。歐醫生表示:「家長可能沒有意識到年齡越小孩子,從電子產品所學到的(東西)知識越少。問題是孩子在小時候容易沉迷電子產品,對它們產生依賴。家長應該明白要限制使用平板電腦以及手機。」雖然市面上有很多富有教育意義的幼兒教育的電子應用程式及視頻節目,歐醫生強調在使用這些產品時,家長應注意與孩子一起觀看、互動以及積極討論其内容。

醫療中心的曼哈頓兒科部於2001年與大紐約地區兒童閲讀計劃Reach Out and Read of Greater New York 合作,送出超過55,000 本圖書。

歐醫生表示:「我認爲這個計劃的成功在於我們的醫生團隊重視這個計劃,繼續在看診時給予家長指引,並贈予圖書。我覺得與兒童閲讀計劃合作,在孩子們的常規身體檢查時贈予他們圖書,是最充實的。在看醫生時,孩子期待圖書的臉孔;家長看到免費圖書時的喜悅與興奮,並想與孩子一起讀書。」

由謝佑欣撰寫

謝佑欣是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的通訊籌劃員。她畢業於亨特大學,擁有營養與食物科學的學士學位。

飲食的目的: 正念飲食的重要

由Daisy Chung撰寫

現今,一邊吃飯一邊使用智能電話是很普遍的事。這看似是一心多用的事情,但是這個習慣可能會讓你覺得膳食不能滿足你,因此使你吃得太多、感到肚子脹,甚至體重增加。如何可全面享受你的膳食,建立正確的飲食習慣就是最好的答案。

正念飲食就是指在進食的時候留意自己的情緒和身體的感覺。例如:你能夠注意體會到食物的色香味,並享受當下的那份感覺。作為一個正念飲食者是有許多好處的。

正念飲食的好處

  • 更留意你的食物選擇
  • 減少衝動進食
  • 避免攝取過多卡路里和增加體重
  • 更能配合身心的需要
  • 更能欣賞以及珍惜你的食物
  • 改善整體健康
  • 減少浪費食物

如何做到正念飲食

應做

  • 購買食物時,心裏要有一份購物清單。這樣,你就不會衝動購買食物。
  • 定時進食。
  • 想一下你的餐飲是如何得來的,用了甚麼食材?是怎樣烹調的?
  • 徹底咀嚼食物,並留意食物的口感。這樣做可以幫助你真正享受你的膳食。

不應做

  • 不要在進食時用電話或電腦。嘗試跟別人一起進食和聊天。
  • 不要直接從包裝袋取出零食吃。把零食放在碟子上或杯子裡,控制進食份量。
  • 不要強迫自己吃掉所有預備好的食物,感到八成飽就應該停止進食。
  • 不要因爲情緒影響而進食。當你感到壓力大,可出外散散步,而不要吃零食。散步不但能改善情緒,也是一項很好的運動。

Daisy Chung 是一名青少年資源中心社區服務學習計劃 (CSLP) 的實習生,她即將在紐約市公立高中NYC Lab School for Collaborative Studies畢業,並在今年秋季入讀紐約市立大學亨特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