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臟檢查: 三個關於心臟復甦法CPR的常識

cpr

  1. 你不需要是專業醫療人員才能學習或使用心肺復甦法。任何人包括青少年及成年人,都可以使用心肺復甦法。
  2. 你不需使用口對口心肺復甦法。 兩個步驟就可以讓雙手壓胸的心肺復甦法同樣有效:第一件事情是立刻致電911,然後以掌根(手掌近腕部分)開始用力並快速地施壓患者胸膛中間的位置。
  3. 你可以提高被搶救者的生存機會。 大概百分之七十在醫院之外發生的心臟驟停是出現於家中。當醫護人員尚未到達,使用心肺復甦法可以拯救一個你關愛的人的生命。

心肺復甦法是一種挽救生命的急救措施,特別用於心臟驟停的緊急情況。當心臟停止跳動,心肺復甦法可以暫時提供氧氣予身體各部份。這個方法可以避免腦部、心臟及其它身體器官受到進一步損害。 正確使用心肺復甦法,可以增加被搶救者的生還機會。

心肺復甦法是一項可以拯救生命的重要技巧方法,但是只有三分之一美國人有信心使用心肺復甦法。其它研究報告顯示,技術、情感以及語言不通等因素會阻礙了人們有效地使用心肺復甦法。在危急的情況下,記住能夠快速作出反應是重要的。

由於心臟病的突發性,因此最佳的預備方法是熟悉及不要害怕使用心肺復甦法。閱讀最新的指引,觀看雙手壓胸的心肺復甦法視頻(英文),與朋友和家人分享心肺復甦法的技巧等來開始建立信心。你也可以報名參加紐約市消防局舉辦的免費雙手壓胸的心肺復甦法訓練班(英文)。

搶救生命往往是不容易的事,但是通過增進知識,加強觀察力並加以練習,你可以對自己的實踐心肺復甦法能力更有信心,並在他人有需要時施予援手。

 

Advertisements

從對有特殊醫護需要兒童的家長雙語培訓進行的定性評估中獲取的經驗

special needs research

有特殊醫護需要的孩子是指兒童長期在身體、(兒童)發展、行爲或者情感的方面存在問題,或有較高風險出現這類問題。與其他一般孩子相比,這些孩子更需要醫療或其他服務。有特殊醫護需要的孩子的家長面臨一些特有的問題,比如,高度的精神壓力,因孩子的問題行爲而受到他人的指責,和家人的關係也非常緊張。

有特殊醫護需要孩子的華裔家長表示有興趣學習行爲管理技巧。與機構Quality Services for the Autism Community (QSAC) 合作,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的健康教育團隊應華裔家長所需,調整並翻譯了QSAC的應用行爲分析 (ABA) 的家長培訓講座。ABA被證實是一種對行為具有挑戰性的孩子有效的干預方法,包括自閉症兒童。應用行爲分析技巧用以理解孩子的行爲表現,制定促進和保持正面行為的策略。

至今爲止,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已為27 名有特殊醫護需要孩子的家長提供了QSAC培訓的中文培訓。為了評估該培訓的成效以及聽取家長的意見,以便進一步改善該計劃,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的研究團隊邀請參加該計劃的家長、培訓人員以及翻譯人員進行了定性研究。研究團隊為11名家長舉行了兩場小組座談會,並給培訓人員和翻譯人員進行了兩次有針對性的一對一面談,以聽取他們對該培訓的反饋意見以及計劃對參加者的影響。

研究結果:

對參加者的影響

家長們整體上認爲他們學到了技巧、知識,以及有能力與其他沒有特殊醫護需要的家庭分享並使用這些新技巧。他們亦感到壓力減少了,對未來也更有希望。

「……培訓後,我知道要按照她教我的方法去教育孩子。」

「與以前相比,我更有自信去與自己的孩子溝通了。」

 

對計劃的反饋意見

家長表達了計劃帶來的好處以及可改善的地方。比如,他們喜歡來自其他有特殊醫護需要孩子的家長的互助支持,而且他們認爲每節培訓課需要更多時間。

「當我們相互交流並理解對方時,我們找到很多解決問題的方法。而且我們有共同語言,(幫助我們)覺得大家是很親近的朋友。」

「培訓結束後,我們有一堆問題。很多家長想發問,可惜沒有機會。」

面談總結

培訓人員提到儘管家長們十分積極,看起來很喜歡培訓。他們認爲如果加入更多實踐活動和視頻到該系列培訓,家長們將會更加受益匪淺。翻譯人員表示家長教育背景與他們能否容易快速理解培訓内容有關。他們亦覺得這個培訓可能不適用於有特殊醫護需要的大齡兒童。他們建議以後要根據大齡兒童成長發展的需要,提供一些專注於年齡大一些的特殊醫護需要的兒童家長的培訓。

家長們以及項目籌劃人員的反饋顯示出為有特殊醫護需要兒童的家長提供符合語言、文化以及兒童發展階段培訓是十分重要的。計劃的正面影響讓家長能在技巧、知識、壓力管理、態度轉變以及家庭生活上做出積極的改變。QSAC與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旨在把家長和培訓人員的建議納入計劃内以作改善。我們將致力為家長們加入更多實踐活動,使培訓内容更加符合兒童年齡以及發展階段,編寫更加通俗易懂的培訓内容來迎合不同教育背景的家長的需要。

此評估研究曾在紐約大學第4屆年度健康差距座談會、聯合醫院基金與GNYHA基金會在紐約主辦的第29屆醫療服務年度座談會以及2018年美洲中華醫學會的年度學術會議作出展示。參加此研究的工作人員包括: 陳國偉、兒科醫生黃少芬醫生、Naumi Feldman博士、黎星、董春暉、劉美儀以及兒科醫生陳美嫦醫生。

對於「公共負擔」擬定條例的意見

osman-rana-293976-unsplash (1).jpg

美國國土安全部(DHS)早前公佈有關《拒絕入境公共負擔因素》(Inadmissibility on Public Charge Grounds)的擬定條例, 就此我們謹代表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CBWCHC)提出以下意見。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是聯邦政府認可的社區醫療中心,為紐約市醫療服務不足的人士提供基本醫療以及支持服務,致力專注於美國亞裔民衆。在過去47年,無論就診者是否有能力支付醫療費用,說何種語言以及他們的移民歷史,我們都為其提供優質方便的醫療服務。2017年,我們的就診者人數約58, 000,而服務人次超過300, 000。

根據過往經驗,任何關於移民和公共福利規則的改變,受牽動的範圍往往會比因政策直接受影響的人群更廣泛。例如,綠卡持有者及/或獲新政策豁免的移民(包括難民或持庇護身份人士)即使符合資格,他們都可能害怕將來會有難以預料的後果或者對新法規本身存在疑惑而不敢申請食物、醫療以及住房等生活補助。事實上,非法移民幾乎不符合資格獲得任何補助,而現金補助則早已被視為公共負擔,因此這些法規最可能影響到的是在美國有合法居留權且有工作的人士,而他們的配偶和子女很可能都是美國公民。

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提供協助申請醫療健保服務,以幫助符合資格的就診者以及社區人士申請醫療補助計劃(Medicaid)、兒童保健計劃(CHIP)以及可負擔健保法案(ACA)的健保購買市場的健保計劃。我們發現,儘管我們努力宣傳在現行政策下醫療補助計劃和兒童保健計劃都不屬於公共負擔的考慮範疇,但一些符合資格的移民也沒有申請,因為他們擔心這會對移民身份有不利影響。新擬定的法規將引起更多恐懼,更很有可能會導致一些移民家庭(家庭成員既有公民又有非公民)退出醫療補助計劃以及其他補助計劃。

我們有些就診者已經退出醫療補助計劃,最明顯的是婦產科的孕婦就診者。確保孕婦在整個懷孕期間獲得醫療照護,對於母親和嬰兒的健康都是至關重要的。產前檢查是孕期醫療服務最重要的一環,可以改善母親和兒童的健康狀況。沒有接受產前檢查的母親,其嬰兒出生體重過低的可能性是有產前檢查者的嬰兒的三倍,嬰兒死亡率可能是後者的五倍。那些放棄了醫療補助而無法獲得孕期醫療服務的孕婦,分娩後也很有可能不為嬰兒或年幼子女申請醫療補助計劃、兒童保健計劃、婦孺營養補助計劃(WIC,俗稱奶票)、糧食補助(SNAP)或其他的營養補助計劃。

在紐約州,約380萬有0至17歲兒童的家庭使用四項主要福利計劃的其中一項:醫療補助計劃╱兒童保健計劃、糧食補助、貧困家庭援助金(TANF)或社會安全補助金(SSI)。根據凱撒家庭基金會Kaiser Family Foundation估計,如果國土安全部提出的新擬定條例獲得通過,則會導致15%至35%的移民家庭(家庭成員既有美國公民兒童又有非公民兒童)退出醫療補助計劃╱兒童保健計劃。然而,醫療補助計劃╱兒童保健計劃為兒童帶來的短期和長期好處卻是十分重大及明顯的。總體來說,有醫療健保的兒童在學校表現得較好,也比較不會因患病或受傷而缺課。他們更可能完成高中,上大學及取得學位畢業。研究顯示,他們在成年之後的收入也會更多,並且更少使用急救室和需要入院治療。

除此之外,糧食補助對於兒童目前和將來的健康也有正面影響。許多研究發現,幼年時獲得糧食補助的民眾,成年後患上心臟病和肥胖症等健康問題的比率較低;幼年時獲得糧食補助的女性,將來在經濟上也能自立,尤其是完成高中的比率大幅上升。即使成年人移民在美首五年不能申請糧食補助,但是基於糧食補助對兒童發展大有裨益,因此目前合法移民兒童抵美後的首五年都可以使用。

國土安全部新的擬定法規很有可能對整個社區的健康和福祉帶來不利影響,而不只是影響移民及其家庭成員。例如說,傳染病治療的延遲、疫苗接種率的下降、意外懷孕和性傳播感染率的增加等,都會對整個社區的人口造成健康風險。同樣地,減少對重度精神病患者的治療可能會導致自殺率和藥物濫用飆升,對精神病患者以及其他民衆帶來廣泛的嚴重後果。

由伍麗員撰寫

伍麗員是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的總裁及行政總監,負責這所獲得聯邦認可的醫療中心的營運。醫療中心為醫療服務不足的美國亞裔民衆提供可負擔且符合文化的全面基本醫療服務。伍麗員畢業於哈佛法學院,現時是亞太裔社區健康機構  (AAPCHO) 的副總裁以及紐約州社區醫療護理協會 (CHCANYS) 的董事局成員。

快速處理突發性心臟驟停(SCA)的方法

Sudden Cardiac Arrest.png

如果一個人突然倒下、對外間的接觸或聲音沒有反應,不能正常呼吸及沒有脈搏,這個人可能正在經歷突發性心臟驟停 (SCA) 。

突發性心臟驟停出現是由於心臟停止正常的跳動。 心臟科邱于芯醫生專治心律不整,他表示當心臟停止跳動,血液及氧份就不能送達腦部或其他器官。患者可能出現疼痛、臉色發紫甚至昏倒 。突發性心臟驟停可能與心律或其它引起心臟驟停的問題有關。

當出現以上突發情況,家人、同事或公眾必須立即行動幫助患者。

  1. 撥打 911。如有需要,可向接線員說「Chinese」,要求安排能講中文的翻譯員。
  2. 如果現場有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AED),你或請他人去拿取。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AED)可以識別出不正常的心律,並在需要時發出電擊來恢復心跳。
  3. 當有人去拿取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AED)時,你或另外一個人就要施行心肺復甦法 (CPR) 或雙手壓胸的心肺復甦法
  4. 儘快使用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AED)。把它打開並按照指引使用。
  5. 繼續施行心肺復甦法直到救護人員到達

有些報告指出,出現突發心胸痛或呼吸困難也可能是突發性心臟驟停的預警。任何人,尤其是獨居人士出現這些症狀時,應馬上尋求緊急醫療服務,不要延遲。

節日期間限制使用手機時間

Screentime During Holidays.jpg

我們花越來越多的時間在手機上:關注世界資訊,與親朋好友聯絡,在線觀看電影及娛樂節目。根據《紐約時報》,大部份成年人平均每天花10小時或以上在他們的電子產品上,而青少年就每天花7.5小時或以上。這佔了每天近三分之一的時間。電子應用程式與科技雖然可以把我們彼此拉近,但調查發現花過多時間在手機上會對我們的人際關係及健康產生負面影響:

  • 過度使用手機會負面地影響我們與他人的交談與聯繫(資料來源)。譬如說駕駛時發短信,一邊使用手機一邊做其它事,這樣會分散我們對周圍的事物以及與人相處的注意力(資料來源)。
  • 花很多時間在看屏幕或社交媒體可能會增加精神壓力,例如與他人作比較(社會比較),缺乏與人接觸(社交孤立),或電子霸凌(資料來源)。
  • 兒童通常玩電子產品的時間比在戶外或與他人玩耍更多。久坐不動的屏幕時間及缺乏運動會導致體重增加(資料來源)。
  • 臨睡前使用手機會讓我們更清醒,影響睡眠質量。晚上睡不好會影響我們第二天的思考能力及表現。

在節日期間,請你考慮在與家人朋友相聚時減少使用手機。 你可以享受與他人的共處時間,亦為在場的孩子樹立正確使用屏幕時間的良好榜樣。 另外你還可以重新專注於個人需要、目標以及健康。你可以嘗試以下建議:

  1. 你需要意識到什麼時候使用手機以及使用的原因。你是回覆一個緊急的短信還是滑手機看資訊?
  2. 保持手機遠離你的視線範圍。 避免容易取得手機,把手機放進外套的口袋、皮包或其它房間。
  3. 關掉室内或移動的網絡幾個小時。你的電郵及社交媒體的通知在這段期間裏停止更新。
  4. 與朋友或家人以遊戲方式減少滑手機。定下規則,一旦發現用手機就要(做一些事情)。
  5. 多做一些不需使用手機的事情。聚會時,大家可以玩桌上遊戲,閒聊,或者一起煮飯。當獨處時,可以嘗試新的愛好、運動、閱讀,享受都市生活,或者計劃一日遊。

你可以做什麼來減少使用手機呢?請留下意見!

 

由謝佑欣撰寫

謝佑欣是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的通訊籌劃員。她畢業於亨特大學,擁有營養與食物科學的學士學位。

圖片來自Olia Nayda 以及 Unsplash

在美國華裔家庭裏,祖父母照顧孩子、孩子超重以及肥胖

目前的研究結果顯示祖父母照顧孩子與兒童肥胖的關聯是不一致的。而且在美國華裔家庭中,祖父母對兒童健康的影響的文獻較爲缺乏。傳統上,祖父母在美國華裔兒童的日常生活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起居照顧和膳食預備方面。華裔祖父母常常為家人計劃飲食和做飯,用食物教育孩子以及聯繫相互感情,並鼓勵孩子吃多一些,增加進食份量。

一些研究結果顯示,華裔祖父母傾向低估孩子的體重,也喜歡把體重與身體強壯掛鈎。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的研究人員爲此探查紐約市華裔兒童的體重與祖父母照顧之間的關聯,推斷由祖父母照顧的孩子超重或肥胖的可能性較高。

根據2016年在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接受年度身體檢查的就診者的數據顯示:

  • 由祖父母照顧的兒童比不是由祖父母照顧的兒童更有可能超重(身高體重指數在85 %或以上),但沒有達到肥胖程度(身高體重指數在95 %或以上)。 這可能是因為許多祖父母心目中兒童的理想體重是在超重的範圍內。
  • 以上的研究數據只出現在6至11歲的學齡兒童以及12至19歲的青少年上。但2至5歲的學前兒童的體重未見明顯增加,這可能是經祖父母多年照顧,孩子體重的增加在他們年齡漸長時才出現。
  • 由祖父母照顧和體重之間的關聯,對於男孩和女孩是一樣的。現今美國華裔祖父母可能不會像上一代那樣重男輕女。

總括而言,為了更好地為這個文化和語言多樣化的社區提供資訊,醫療中心為華裔家庭不同成員,尤其是祖父母,提供健康教育和營養項目是很重要的。在每次診症和營養諮詢時,兒科部的專業醫療人員以及個案管理專員將會繼續與照顧者合作,應對健康飲食的文化障礙。我們將會努力接觸社區內的祖父母照顧者,教育他們如何為兒童提供適當的營養及教育孩子多運動。

 

這個研究計劃是由Jennifer Lau, Loretta Au, Eda Chao, Laminasti Elbaar以及Raymond Tse進行。研究文章於2018年9月發表在Childhood Obesity。摘自:Lau JD, Au LY, Chao E, Elbaar L, Tse R. The association of grandparent care with childhood overweight and obesity in Chinese American families. Child Obes. 2018 Sep 26. doi: 10.1089/chi.2018.0113

彩虹會伴你同行抗癌之路

癌症影響深遠。癌症不僅對身體造成傷害,亦會嚴重影響情緒和社交健康。除了可以通過家人和朋友找到支持,癌症患者以及倖存者親述其經驗亦能互相鼓勵。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的彩虹會是為癌友而設的互助支持小組。通過聚會癌友能相互交流分享生活經歷。

我們感謝彩虹會的癌友分享自己的抗癌故事。

Irene

每年Irene 都會到王嘉廉社區醫療中心接受年度身體檢查。由於他有甲狀腺病史,於是醫生建議他接受超聲波檢查,檢查發現了兩個腫瘤。不久之後他就看了耳鼻喉醫生,被診斷患有第二階段的鼻癌。他說到:「我很害怕。醫生無法知道我還可以活多長時間。當時我也不知道如何與他溝通。我亦感到忿恨。這太突然了。爲什麽會發生在我身上呢?」

在他診斷後的幾個月裏, Irene經常出入醫院接受定期檢查和治療。他做了35輪放射治療以及7輪化療。這個治療計劃引起了較大的副作用。他表示:「這對身體來說非常痛苦。我睡眠不定,進食有困難,而且皮膚發紫。我一共消瘦了50 磅。」然而他的煩惱不止於此;這也影響到社交生活。Irene告訴我們:「當朋友們在街上看到我,他們會轉過頭去,假裝沒有看見我。他們覺得患癌是不吉利。」在很多亞洲國家裏,由於對癌症存有偏見,很多人都對患癌的事保密起來。患者常常淡化他們病情的嚴重性,不聽取專業醫療人士的建議。當時Irene覺得紐約也是一樣。「即使在美國,很多人說患癌是很普遍,但你也很難面對自己的丈夫、孩子以及朋友們。」雖然他獲得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但仍然把所有不好的消息藏起來,不讓他們知道。「我覺得沒有需要告訴他們這些「圈外人」患癌是什麽感受。他們不會明白的。」

彩虹會明白癌友的感受。在這個為癌友而設的互助支持小組,參加者都是Irene 所說的「圈内人」。他們相互分享共同經歷,談及相關事項,以及抒發他們壓抑的心情。Irene表示:「我是彩虹會第一個非患乳癌的癌友。我的加入讓彩虹會的癌友知道患有不同癌症的朋友參加這個小組的重要性。」通過無數的交談和小組活動,彩虹會的癌友建立了友誼。他們也留意到有些癌友因爲癌症的病情無法繼續參加。「我們學會珍惜生命的可貴。我們每天都很感恩。」

Idy

與很多同齡的女性一樣,Idy在未確診患乳癌前是沒有接受乳房X光照片檢查。他說:「我以爲只有50歲以上的人士才會患乳癌,所以在2009年我的醫生問我是否做乳房X光照片檢查時,我沒有答應。」2010年他的醫生再次問他。這次他接受了。「當醫生告知我患有乳癌,我是不相信的。爲什麽我還沒做活檢,醫生就這麽肯定呢?」 面對自己不確定的未來,Idy沒有作任何決定,並如期到香港旅行。當Idy 回到紐約時,他終於做了活檢,隨後被告知在同一個月裏要進行手術。這消息猶如晴天霹靂。他表示:「從來沒有人教過我有關乳癌的知識。過去,我聼別人說只有壓力大和憂鬱的人才會患癌。我覺得自己很開心啊,不應該會有乳癌的。」

手術後, Idy 仍然難以接受他患有乳癌的事實。他把自己封閉起來9個月。「當有人嘗試接近我,我會說我可以的,他們不需要聯絡我。」由於與朋友保持距離,而他的丈夫身在國外,Idy 當時唯一的支持便是他的青少年兒子。由於無法與身同感受的人訴説自己的疼痛,Idy變得悲觀,並經常把自己壓抑的心情向兒子發洩。「有一天我大喊如果我死於癌症,你會怎麽辦?我的兒子淚流滿面,我們相擁哭泣。」

第二天,Idy終於走出黑暗,接受患有乳癌的事實。他開始參與不同的癌症患者社交小組。「患者之間互相傾訴或製作手工藝,這表面上看起來不錯,但是我難以打開心扉。」之後,有一個朋友介紹他參加彩虹會。Idy說到:「因爲這個彩虹會是由社工主持的,我們學習到如何減壓以及使用有效的應對方法。這幫到我很多。我意識到之前歪曲了別人的好意,我需要改變對事物的看法。」

Idy 已經參加彩虹會3年了,生活回到正常軌道。他說到:「我很感謝生命及自己身邊的所有人。」